汽车

男子自由体操_中国体操男团赢了自己

  


  12.400分,这个领先优势出现在体操男团决赛中日之间,不可谓不巨大。也许很多人会说,日本队派出二线征战亚运会,中国队拿到这枚金牌的悬念并不大。但近乎完美发挥的中国体操男队,却是凭借强大的气场和实力让冠军头衔实至名归。与其说中国队在这次中日对决中非常漂亮地赢了日本队,不如说是赢了自己。


  体操男团雅加达一战意义非凡,这不仅是里约奥运会后中日男团首次对抗,更是国际体联男团决赛新规则的试验场。资格赛排名前两位的中日男团在决赛中被编入同组,所有的六项同步出赛,且中日每项派出的3名选手交叉登场。竞争更加白热化,观赏性大幅提升,简直可以用刺激来形容。比赛过程也印证了这一点,就在两队的最后一项单杠决赛中,全程没有等到中国队失误的日本队率先“绷不住”,长谷川智和前野风哉接连出现掉杠的重大失误,将原本落后8分左右的分差变成了超过12分,几乎等于中国队少上一人的差距。


  “这是新周期第一次的对决,决赛中我们有两个扣分0.5的失误,虽然没有被扣1分的大失误,但必须看到队伍还有弱项,比如自由操,我们还有很多不足。”赛后国家体操队领队叶振南认为,不能因为拿了金牌就沾沾自喜,还要持续提升竞争力,在东京奥运会才有实力向本土作战的日本队发起冲击。


  “这种方式更有利于电视转播和观赏性的强化,如果两个队分数咬得更紧,比赛会更精彩更刺激。”叶振南告诉记者,与日本队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出赛模式,对队员的斗志是一种磨炼,队员们都在主动适应。“我们的队员更愿意这样比,咬得更紧,你成一个,我成一个,每一个人的分数都看得到,更有竞争性,动力更足。体操本身是自己跟自己比,现在突出了对抗性,比赛更具看点。”


  男子全能冠军林超攀表示,男团决赛新模式自己适应得不错。“每一项下来休息时间更长了一些,看到自己与日本选手对比的模式,可以促进我们的积极性,状态调整得更好。”林超攀把这个男团冠军当作东京奥运周期很好的开头,表示全队都更有信心。“回去我们会加强优势,弥补弱点,很有希望在两个月后的多哈世锦赛再赢日本队。”


  在资格赛跳马出现失误导致错失全能冠军的肖若腾,在男团决赛中跳马完美呈现直体笠松转体720度得到14.950的高分,其中完成分9.350分,可谓浴火重生。“其实这两天对我个人来说很艰难,思想很复杂,内心很凌乱。”赛后肖若腾坦言,因为跳马在训练中几乎从来没出现失误,因此自己的内心一度非常煎熬。“决赛我们都非常团结,中国男队内部是良好的竞争模式,队友们私下关系也很好。亚运会对我们是一个极好的锻练机会,日本一线队没来我觉得是他们的损失。”亚运会与全能金牌擦肩,激发了这位去年世锦赛全能冠军的斗志,肖若腾已将目标锁定两个月后的多哈世锦赛。“蝉联世锦赛全能冠军肯定是我的目标,要相信自己。我觉得我行,才会坚持到现在,要觉得不行那还能练好吗。” (袁雪婧)


  举报/反馈

男子自由体操_体操第二次奥运选拔赛 孙炜名列男子全能榜首

  共有12名选手参加了本次选拔赛,其中参加全能项目的有4名选手,分别是孙炜、张博恒、邓书弟和兰星宇。孙炜在除自由操外的其他五项比赛中都发挥了高水平,其中跳马、双杠都得到了14.900的高分,单杠更是以14.600分名列第一,最终以总分86.798分位列全能榜首。张博恒、邓书弟分列第二和第三名,两人分别得到86.631、86.132分。全能好手林超攀、肖若腾出于伤病防控的原因本次比赛没有比满六项,但两人在各自参加的几项比赛中都得到了高分,林超攀拿到自由操项目全场最高分15.166分,肖若腾在自由操、鞍马、跳马三项的得分都在单项三甲之列。


男子自由体操_警钟!男子100米自由泳无人达标,宁泽涛滑落后竟无人可替

  据外媒6月5日报道,印度贾吉阿佩特的加达亚,加达亚(Gaddayya)每天都去安得拉邦维杰亚瓦达政府总医院看望患有新冠肺炎的妻子穆塔拉·吉里贾玛(Mutyala Girijamm)。可就在妻子入院3天后,加达亚看到的是一个装尸袋。


  


  工作人员查看了吉里贾玛的医疗记录,告知加达亚她已经不幸去世,但由于病毒传染性极强,在没有穿戴个人防护装备的情况下加达亚不能打开装尸袋,以防止感染。加达亚怀着悲痛的心情,把吉里贾玛的遗体带回了家乡,并举行了告别仪式然后送去火化了。


  


  就在几天后,加达亚收到了心碎的消息——他的儿子拉梅什(Ramesh)也死于新冠。在失去至亲的悲痛中,加达亚为妻儿举行了联合追悼会。就在追悼会的第二天,吉里贾玛回家了。加达亚顿时吓得六神无主。


  


  一开始吉里贾玛还在责怪加达亚没去医院接她,自己还借钱打出租车回家。吉里贾玛达侄子纳古(Nagu)告诉媒体,他的姑妈当时被调换了病房,“那天值班医生没有通知姑父就把姑妈换了病房,后来的医生又告诉姑父她死于新冠肺炎。姑父相信了,跟着他们去太平间找姑妈,可是在装袋前我们不能看遗体,结果他们放了一具陌生人的遗体在袋子里。我们带回家,还帮她火化了。”


  


  纳古补充道:“我们非常震惊姑妈还活着,也不知道火化的是谁。”据报道,截至目前,医院尚未确定错放的遗体是谁,也未对此事发表评论。鉴于印度目前这种混乱的情况,加达亚根据自己的亲生经历,在《印度时报》呼吁:“希望医院能采取一些措施,以确保交付遗体的准确性。”


  

标签: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鲁ICP备11022547号-1 潍坊新闻网网站地图 sitemap.xml tag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