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武汉依然在哭_【体坛快车丨探营山东男篮备战训练 武汉羽毛球亚锦赛或转移马

  


  探营山东男篮训练:贾诚内线练脚步,陶汉林做俯卧撑


  由于疫情防控原因,山东男篮23日才进行集结,不过在居家期间,球队中很多球员都在家进行了恢复训练,球员们的状态,也一直有所保持。目前球队还是一天两练,但是因疫情防控需要,球员在场地、力量房进行分批、分项目、分时段训练。今天让我们一起来探营山东男篮,看看全队都在练些啥。


  泪目!科比追悼会上乔丹忍不住泪流满面


  2月24日,在科比追思会上,篮球传奇乔丹发言缅怀科比。他一边流泪一边说道:科比是我非常亲近的朋友,就像我的小兄弟一样,我们过去无话不谈。演讲的最后,乔丹深情地表示,“当科比去世了,我的一部分也随他去了。”很多网友表示,看到这一幕不禁潸然落泪,“只希望科比一路走好,心中默默缅怀便是对科比最好的敬意!”


  哭着哭着就笑了 乔丹开启“自黑”模式


  美国当地时间2月24日,科比追思会在斯台普斯球场举行。篮球传奇巨星迈克尔·乔丹在悼念科比时,发表演讲,他表示,科比曾经凌晨打电话给他,向他请教球技。作为科比的导师,他一直向一个老大哥一样帮助科比,说道尽兴处,乔丹更是泪流面满的自黑起来:“未来我又要多了哭泣的表情包。”全场观众顿时哄笑起来,但每个人眼中依旧闪着泪花。


  国足确定行程!3月5日前往迪拜集训


  


  中国足协22日宣布,受疫情影响,国足3月底与马尔代夫和关岛的两场世预赛40强赛将在泰国武里南体育场进行,随着40强赛海外主场的确定,国足接下来的安排也逐渐明了。据了解,国足将于3月5日左右前往阿联酋迪拜,集训后以包机的形式前往“主场”泰国迎战马尔代夫。


  武汉羽毛球亚锦赛或转移马尼拉


  目前,原定4月在武汉上演的亚洲羽球锦标赛极有可能易地举办,原定于举办赛事的场馆武汉体育中心已被用于抢建方舱医院,日本的《每日体育》披露说,亚锦赛有可能会转移到马尼拉举办。从2月开始,原本预定在武汉进行的女足奥运预选赛和拳击奥运预选赛分别转移到了澳大利亚和约旦举办。


  瓦妮莎起诉科比遇难直升机公司:当天不该起飞


  


  2月25日,据TMZ报道,湖人名宿科比-布莱恩特的遗孀瓦妮莎正式起诉失事直升机所属的公司。起诉书中指出Island Express(直升机所属公司)只允许在目视航行规则下飞行,但事故当天的天气状况并不允许飞行。一个月之前,科比乘坐的直升机坠毁,机上9人全部遇难,包括科比的二女儿。


  欧足联高官:欧冠不能推迟


  


  日前,国际足联理事会成员、欧足联高级官员克里斯蒂琳在昨日与欧洲足球领导人进行了一次会晤,会晤与新冠病毒对足球运动的影响有关。克里斯蒂琳表示:“除了国米受到影响外,尤文与里昂的欧冠1/8决赛也会受到影响。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能推迟欧冠比赛,但是意甲联赛的比赛进行延期是合理的。现在我们有一个初步设想,就是让比赛空场进行。”


  球员锦标赛丁俊晖遭马奎尔逆转


  


  球员锦标赛开启了征程,今天凌晨率先进行的首轮两场比赛,丁俊晖4-2领先的情况下决胜局不敌马奎尔,让后者实现英锦赛决赛的复仇。除此之外,“马克德比”,塞尔比6-0横扫威廉姆斯,将与马奎尔争夺四强席位。


  


  闪电新闻记者 报道


武汉依然在哭_武汉哪家医院精神科比较好

  建议去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也就是俗称的“六角亭”


  千万别去梨园,那里精神科就是垃圾,从同济神经内科骗人过去捞钱的


  不请自来,本人有12年抑郁症患病史,07年第一次是家母认为我有严重的心理问题(表现为平时闷着不说话,偶尔和家里人交流暴躁且易怒,每天不定时在家里发飙),遂带去武汉市中德心理医院进行心理咨询,十几年前心理咨询还不普及,医院人很少,诊疗师很尽心尽力给你做问卷,带你去咨询什么的,接待人员也感觉很专业的样子,第一次做了45分钟的聊天对话式的心理咨询,医生很缓和且不参杂任何喜怒褒鄙成分的引导式提问,引导你抒发内心的苦闷和不满,咨询结束后我哭了,哭的非常伤心,感觉心里的苦闷都哭出来了,然后我就没什么事情了,也不怎么郁闷了,那次诊断结果是轻度抑郁症,但是我妈妈始终觉得心理咨询是骗钱的,一次350块钱,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笑),但是那之后她对我的态度就好了一点,少了一些强硬。


  第二次是工作后,几个股东时不时在账上取钱放进自己腰包,最后他们把矛头指向我(我是出纳),想让我背锅,我和老板大吵一架然后辞职了,那是我第二次犯病,当时意识到自己不对劲,非常狂躁,吵完架我就去了武汉市心理医院,随机叫了一个医生的号,进去后是40分钟的面聊,医生不停看表,一脸同情又不屑的表情,话语中也对我多有指责,最后看时间到了就给我开了药,咨询费用是200,药280,我没有拿药,因为我认为医生不专业,而且她给我诊断的结果是精神分裂症,我不太能接受。


  那次以后我意识到我不适合做财务,于是转行去做了互联网行业(自己也很刻苦学习才能转行啦),第三次发病是去年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整个人都不在状态了,每天忍着抑郁发作昏昏沉沉地上班(可想而知肯定不在工作状态),年底互联网行业大裁员,我自然而然被裁了,当时感觉怀疑人生,怀疑社会,怀疑自己,怀疑一切,每天很累很累,内部情绪上都把自己耗光,但是我还是忍着身体不适去找了下一份工作。我不得不说武汉的工作环境是真的很糟糕,正规的大型公司能进去的996,不996的不给普通人进去,不正规的小型公司坑得你裤子都没有穿的。事业上的不顺让我再一次去到了医院,这一次是去的同济医院,提前预约了精神科的y姓医生,早上8.30到的时候已经排满了人(这年头精神心理问题真的越来越多了),流程是做问卷-做头部的一个检查-抽血-然后找医生,除了抽血,每一项都要排队,做问卷的医生非常不耐烦,整个问卷5分钟给你勾完,头部检查排队5个小时进去后医生很随意地说这么年轻心态就不好,这样是不行的要自己调整之类的(我自己能调整我还来医院干嘛),做完后找到y医生她说她要下班了让我明天再来(exo me……我只请了一天假),为了看病从早上8.30一直到晚上7.30都耗在医院里排队,可怜陪我看病的母亲也耗着,医生也非常不容易,排队时间可知医生的工作量有多大,第二天我母亲去拿诊断结果,医生说我有严重的精神问题,建议我住院(前前后后我和医生交流不到5分钟,不到5分钟!!一整天都在医院排队!!),我母亲拒绝让我住院,坚信我没有那么严重要到住院的地步,于是医生让她在诊断上签字,签我作为家属自愿放弃住院,任何后果自行承担!于是我母亲回来了,也没有开药,因为我拒绝吃药!


  后来就是一直工作,一直内耗,互联网行业就是一直撕逼,直到有天我起床突然眼睛肿了,然后第二天半张脸肿了,我去到8医院皮肤科找到王晓霞专家,医生非常有经验非常负责,迅速诊断出来我得了带状疱疹,然后给我开了药,不出一周我就好了,因为就诊及时而且遇到了好医生,所以我没有忍受很多痛苦,前后也就疼了2天的样子吧,非常痒倒是真的,因为发在眼睛上,所以半张头皮扯着疼,我查了下这个病是由于抵抗力下降,疲劳导致,我深觉我可能无法继续工作了(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有非常强烈的想要自杀的想法,并且每天到公司楼底下就一阵干呕恶心,内心充满灰暗),于是在领导再三的挽留下依然决定辞职,脑子里始终徘徊着一个想法:先保命!


  就这样我一直在家里休息,父母也没有再逼迫我什么,可能他们也觉得我精神方面有点问题……


  ps.中间陪同我的闺蜜去过一次武汉市中德心理医院,大概去年的时候,她去做问卷就要花200元,预约好一点的医生600元一次,深感治疗不起,她就做了个问卷就没去了,现在的武汉中德医院里面都是人,接待人员感觉很焦躁(可能是工作量大所致),以前接待我的人员还会看一下我的诊断结果给我一些建议,不知道现在的接待人员会不会了。


  以上就是我个人在武汉的就诊经历啦,希望可以给到帮助,另外心理和精神的问题需要自己不断地调整,自己走出来,主动远离焦虑抑郁源头(比如我前男友,我第二家公司的股东老板们,我最后一家公司的同事),实在远离不了的,可以了解一下这个病的发病机制,多看一些相关医学类书籍,多做一些让自己开心的事情(针对不是特别严重的病人),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这一点很重要,适当自私一点),保持社交(毫无利益瓜葛的那种社交,just for fun的那种社交),每天都要运动,切记!


  前段时间去了两个医院 来说下感受吧


  一开始我去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因为有朋友说那边还不错 有人在那边治好了 挂的神经科 后来听说是看抑郁症 让我挂了精神科 是独立的一个科室


  个人感觉具体怎么样还是要看医生怎么样 我去的那天比较晚了 在排队的时候听见有住院的病人在尖叫 应该是突然发病的 我一开始有点被吓到 后面感觉自己能感同身受的觉得她好痛苦 最后我也哭了出来 正好被医生看到 最后问了几个问题居然直接确诊开药了没有任何检查


  但是我去问朋友 他们说他们去的时候医生很负责 所以我觉得可能需要看运气…


  后来我又去了六角亭院区的精神卫生中心 医生也是先跟我聊天 然后做了几个表格的检查 最后把检查给医生分析 最后开了药 但是全程医生给人的感觉是靠谱的


  个人还是比较推荐精神卫生中心 有两个院区 一个在二七路一个在六角亭


  如果要去的话两家医院都建议网上预约 看病的人还挺多的


武汉依然在哭_一张图看哭武汉所有人,武汉“解封”!

  丁淑怡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驰援武汉的护士,晚上10点,她正在洗手为进入隔离病房做准备,眼镜鼻托的螺丝忽然掉落了。这个意外让她心急不已。而此时的武汉,想找到一个修配眼镜的地方并不容易。


  


  女护士眼镜坏了,凌晨在武汉急得直哭!接下来的故事很暖


  隔离病房里的丁淑怡


  准备进隔离病房 她的眼镜坏了


  丁淑怡是300度近视加50度散光。之前很多在一线戴眼镜的医护人员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因为护目镜太重,近视镜容易被压坏。


  丁淑怡赶快借了个回形针,用缝线暂且固定住,做了一个简易的鼻托撑牢。但她怕这个临时拼凑好的眼镜再出意外。


  果真怕什么来什么。给病人抽血时,她准备进针那一瞬间,眼镜歪了。丁淑怡全凭感觉进针,还好多年的技术发挥作用,见血成功。


  虽然眼镜勉强能用,但感觉非常不适:“本来戴上护目镜就影响视力,眼镜再不给力,那就如同瞎子了。”


  当天的工作顺利结束了,可眼镜怎么修


  接到老婆电话 老公忙到天亮


  经询问,医院没有眼科,周边也没有眼镜店。丁淑怡本能地给在杭州家里的老公褚陈恩打电话。说着说着,丁淑怡哭了出来。


  老公安慰她说:“别担心,有我呢。现在是凌晨,你赶紧去睡觉,其他事交给我。”


  


  女护士眼镜坏了,凌晨在武汉急得直哭!接下来的故事很暖


  出发去武汉前,老公送别丁淑怡。


  接完老婆的电话后,褚陈恩便开始想办法。可武汉的朋友出不了门;送往武汉的快递也很难进去。


  “我突然想到,网上可以送外卖,可以通过那边的外卖送一副眼镜。”那天后半夜,褚陈恩在网上一家家搜索,并把电话保存下来。


  第二天早上,褚陈恩打的第一个电话就接通了。“我说我老婆是浙江过去支援的护士,眼镜坏了。老板非常热心,他虽然现在出不了小区,但给了我一个电话,是位眼科医生的,说可能有办法。”


  连声道谢中,褚陈恩拨通了这位眼科医生的电话。


  20多年没配镜的董事长 视频学习配眼镜


  “前一天晚上忙到凌晨才躺下,说实话,被吵醒有些不高兴。”接电话的是45岁的陈庆丰。听电话那边说老婆是支援武汉的护士,他便立刻答应了。


  丁淑怡不是第一位因为眼镜问题求助陈庆丰的医护人员。从大年初一到现在,陈庆丰和哥哥陈庆申已经为20多位医护人员修配眼镜,都是从外地来支援武汉的。


  早上10点左右,丁淑怡接到了陈庆丰的电话。她才知道,老公远程给自己找到了帮忙的人。


  丁淑怡问能不能再配副新的备用,她担心再出问题。陈庆丰满口答应:“但我觉得自己答应得太快了,因为我只会验光,配镜磨镜片要靠我哥,而我哥也20多年没做过了。”


  陈庆丰兄弟俩在武汉开了一家眼视光医院,但员工此时都不在。


  “我20多年前磨镜片都是手工的,现在是电脑操作,我基本没上过手。”陈庆申也有些犯难,他是公司董事长,平时主要做管理。


  


  女护士眼镜坏了,凌晨在武汉急得直哭!接下来的故事很暖


  配眼镜的陈庆申


  陈庆丰想出了个办法:配镜师傅视频教学。48岁的陈庆申有些笨拙地打开电脑仪器,在配镜师傅的指导下开始配镜。


  “师傅平时三五分钟就完成一副眼镜,我那天做了快半个小时吧。年纪大了,学这些有点慢。”陈庆申有些不好意思。


  配镜前,他还和丁淑怡视频通话,根据她的脸型配色、选框,“我学过美学,要给她配一副舒服又好看的眼镜”。


  这是一副不带鼻托的眼镜,避免再出意外。


  


  女护士眼镜坏了,凌晨在武汉急得直哭!接下来的故事很暖


  中午12点一刻,陈庆申带着配好的眼镜给丁淑怡。一个小时后,那副坏掉的眼镜也被修好,送到酒店。


  陈庆丰还留下了几颗螺丝钉和一个小螺丝刀,“如果再出问题,就不愁了”。


  


  女护士眼镜坏了,凌晨在武汉急得直哭!接下来的故事很暖


  配好的新眼镜


  丁淑怡给陈庆丰兄弟写了一封长长的感谢信:“很多人都说我们医护人员很辛苦,给了我们很多赞美。但是我觉得武汉这里有很多像他们这样普通的英雄,在默默付出,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在这场战“疫”中


  每个普通人都是英雄

标签: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鲁ICP备11022547号-1 潍坊新闻网网站地图 sitemap.xml tag列表